返回首页
儿科医生也接生
王秀英
作者:王秀英 口述 本报记者 莫延兰 记录
 

物资匮乏

到永利后,我能感受到的,不仅是石油工人大干的场面,还有生活的艰辛。

职工食堂里每天供应的炒菜,除了土豆、萝卜和白菜,就没其他的了。水也是定时供应的,一旦错过时间,就别想用水。

因为物资匮乏,什么都要凭票购买。布料颜色除了蓝色、黑色就是灰色。

一次,矿务局在友谊馆前开万人大会,一个医生开玩笑说:看咱们身上,都是黑不溜秋的衣服,要是有一架敌机经过,从上面往下看,准以为我们这里是一片露天油矿。要是冷不防扔一颗炸弹,咱们可就完蛋了。

虽说这是玩笑话,可也很符合当时的情况。

1966年,在我到永利8年后,终于有了一次探亲的机会。

经过独山子时,我在食堂吃到了一碗豆腐,好香。一想才发现,我已有8年没吃过豆腐了,难怪那碗豆腐那么香。要不是我着急回家探亲,真想好好在独山子住几天,美美地吃几碗豆腐。

回到家乡,母亲给我准备了几大包好吃的,有家乡的各种小菜、海产品,还有我最爱吃的香米。

奔赴牧区

1968年6月26日,毛主席“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指示发表一周年,永利职工医院为了落实毛主席的指示,在全院各科医务人员中组成了一支30余人的医疗队,奔赴和丰县红旗公社,为当地的农牧民送医送药。

我也是其中一员。

在牧区工作的1年,我至今都难忘。

公社社员主要由哈萨克族、蒙古族、汉族三个民族组成,公社下辖三个大队,基本都是牧民。

刚到牧区,最难的事情就是与牧民沟通。

一天,医院来了一位哈萨克族牧民。他比划着告诉我,家中有病人,请我们快点出诊。

为了抓紧时间,我和另外一位医生匆匆准备好医药箱,就跟他出了门。临出门,我问他家有多远。只听见他“啊”了半天,我还以为他没听懂我的话,就没在意。谁知,当我们翻过一座山岭后,还没到。我又忍不住问他还有多远,他还是“啊”了半天。

后来,我才知道,哈萨克族人用声音的长短,表示距离的远近。这位牧民“啊”了很久,说明他家距离医院很远。

更多内容
版权所有:永利网站 Copyright ? 2013 www.zcffte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