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儿科医生也接生
王秀英
作者:王秀英 口述 本报记者 莫延兰 记录
 

牛粪烧茶

那天,由于走得匆忙,我根本来不及带厚衣服,凉凉的冷风吹得我昏昏沉沉。

在走了近10个小时后,我们到了牧民家。这时,我鼻涕不断,才意识到自己感冒了。

在为牧民的妻子做了简单治疗后,主人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来喝奶茶。

这是我第一次到牧民家出诊,牧民的女儿正忙着给我们烧奶茶。我看她一直往炉子里加东西,那东西不像煤也不像草,后来才知道,那是晾干了的牛粪。

奶茶煮好了。热心的姑娘拿出碗,先倒了半碗清水涮了涮碗,然后为我们倒上了奶茶。

奶茶很香,对于饥肠辘辘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一种美味。

首次接生

回到医疗所后的一天,一位蒙古族牧民急匆匆地闯进我们的蒙古包。他满头大汗地用手比划着告诉我,他的妻子要生了,需要我们去接生。

接生?

当时,我们这个接诊点上并没有妇产科医生,大家都没有接生经验。看着那位牧民着急的样子,我们也着急。怎么办?

想到以前我上学时,曾学过妇产科专业知识,也曾到妇产科实习过,虽然没有接生过,可多少还是懂一点的。于是,我只能赶鸭子上架来到牧民家。

最终,我凭借记忆中的接生知识和操作程序,为牧民的妻子接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婴。

因为是第一次接生,我心里始终不踏实,为了防止产妇产后出现问题,我在牧民家住了一天。直到母婴平安,我才放心地赶回了医疗所。

这次接生,是我第一次接生,也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接生。

牧民不易

牧民生活的不易也给我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比如上厕所。牧区是没有固定厕所的,什么时候需要方便,什么地方就是厕所。我们刚去时,常常会因此尴尬,这才明白为什么少数民族女同志会一直穿裙子。

我们虽然没有穿裙子,可也不能活人被尿憋死吧,只好把自己的马交给男同事,请他先走一步。

后来,不管是男同志,还是女同志,哪一方需要方便了,只要说一声“我要掉队了”,同行者就心领神会。

在牧区工作,虱子是没法避免的。

我最初到牧区蒙古包过夜时,为防止虱子的侵袭,只脱掉最外面的一层衣服。可这种设防根本阻挡不了虱子的入侵。它会从毛衣、毛裤、衬衣、衬裤的缝隙里钻进去,侵犯我们的身体。

有时,即使我们用开水烫过衣服,也难以清除所有的虱子。个别虱子会悄悄藏到棉絮里,时时伴随着你。

一年的牧区送医生活很快结束了。回到永利后,凡是碰到农牧民到医院来就诊,我总是千方百计地帮他们解决难题。

虽说当时凭着满腔热情来到永利,可工作30年,我也没做出什么突出贡献,只是尽力做好了每一件小事。

所以说,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一名普通的医务工作者!

更多内容
版权所有:永利网站 Copyright ? 2013 www.zcffte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