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世界石油城·边干边议
解放思想才能解放油气
作者:    2012-03-02

    ● 本报评论员 唐跃培 刘亚峰

    一

    石油勘探界有句名言:若问油气在哪里,油气在地质家的脑袋里。

    油气明明在储藏着油气的地层里,为什么要说在人的脑袋里呢?

    面对同一勘探区域,根据已知的相关资料,不同的人通过脑袋的思考会得出不同的思想、认识。用这些不同的思想、认识指导的勘探实践,所得到的结果往往有天壤之别。说油气在地质家的脑袋里,就是强调思想、认识对油气勘探的无比重要性。

    所以,要把油气从玄秘幽深的地层中解放出来,首先必须解放人的脑袋,解放人的思想。

    二

    只有解放思想,才能解放油气。

    永利油田的诞生、发展、壮大,每个阶段的实践都在对这条真理进行证明。

    在油田诞生之前,曾发生过一场著名的争论——“杯海之争”。

    以苏联权威专家为代表的一方认为:准噶尔盆地南缘是“油海”,西北缘是“油杯”。理论依据是当时先进的石油工业国石油科技界共同认可的“构造理论”,实践依据是南缘的地质构造与当时如日中天的苏联巴库油田相似。

    而以我国青年地质家为代表的一方则认为,西北缘才是“油海”。依据是:地质队详查发现,西北缘的黑油山地区地层由边缘向盆地中心逐渐增厚,含油远景良好。

    双方争论激烈,桌子拍得山响。

    石油工业部部长助理康世恩果断拍板:进军西北缘。

    永利油田由此横空出世。

    如果当时我们迷信洋人的理论与经验,结果又将如何呢?

    “文革”时期有一个著名的口号,叫“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但在尚未彻底否定“文革”的1979年,新疆石油局就开始与法国斯伦贝谢公司商谈引进地震队事宜。1980年,3支法国地震队的车轮激扬起准噶尔盆地亘古的烟尘。从此,永利油田的勘探技术大踏步赶上了世界先进水平,产量节节攀升。

    如果当时我们不敢触碰那些曾经像地雷般的政治观念,结果又将如何呢?

    曾经,电阻率是判断某一地层是不是油层的关键指标。教科书上明确说:油层的电阻率高,无油层的电阻率低。

    但是,1984年,一位名叫过洪波的地质师却坚持认为:风城地区蕴藏着稠油油藏,尽管从那一地区的3口探井中取出的含稠油岩心电阻率只有很低的10-12欧姆米。

    虽然持反对意见的人不少,但他的坚持最终获得了决策层的支持,于是,风城油田重检3井区诞生了。直到今天,重检3井区仍然风华正茂。

    更为可喜的是,此后的勘探证实,风城地区蕴藏着超过4亿吨的巨量稠油。

    如果我们当时不敢怀疑教科书上的论断,结果又将如何呢?

    1990年以前,“彩南背斜”已经被新疆石油局“枪毙”了。原因是:这一构造没有二叠系,没有可以生油的地层。

    但青年地质师吴永剑、郑新梅经过研究,在1990年提出建议:对“彩南背斜”进行重点勘探。

    对一个区域进行重点勘探,投入的成本是巨量的,而且,以前“枪毙”它的理由并非不充分。

    幸运的是,两位年轻人的建议又一次得到了决策者的支持,于是,我国第一个百万吨级整装沙漠油田——彩南油田闪亮登场。

    如果当时我们不愿、不敢否定本油田在实践中已经得出的结论,结果又将如何呢?

    三

    从列举的历史事实来看,我们似乎一直在否定中前行。

    正是一次又一次对洋人的结论、教科书的结论、错误的政治观念、别人的经验、自己的经验的否定中,我们的思想得到了解放,地下的油气也得到了解放。

    但是,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对洋人的结论、前人的结论、自己过去的结论要一概否定呢?是不是说只要否定了这些东西就是解放思想呢?

    当然不是。

    盲目的否定,等于对否定的迷信。

    解放思想不等于一味否定,解放思想的标准是:尊重事实,一切从实际出发。

    康世恩敢于否定苏联权威的结论,是因为南缘的勘探实践已经陷入困境,是因为地质队在西北缘的详查有喜人的发现。过洪波敢于认为风城地区有低电阻率稠油,是因为有在3口探井取出的含稠油岩心……

    因此,当新的实践、新的事实已经与固有的观念、结论、认识发生冲突时,解放思想的时候就到了,解放思想的时候才到了。

    四

    世上万事,知易行难。时至今日,抽象地谈论解放思想,谁都不会反对。但是,当自己的思想成为解放的对象时,我们往往会在情感上难以接受、在理智上难下决断。

    为什么呢?因为每个人已有的思想,往往是自己多年学习、钻研、实践换来的智慧财富。这之中,有前人的结论、有成功的范例、有自己在辛勤实践中得出的经验。否定权威,难;否定别人成功的经验,难;否定自己在实践中得出的认识,难上加难!

    一位收藏家,要亲手把自己耗财费力搜罗来的古董、字画砸烂、烧掉,能不难吗?

    五

    但是,再难也得进行,因为必须进行。

    准噶尔盆地目前的油气探明率,分别只有24.4%和8.5%。大量的油气还在幽深的地层等着我们。

    历史已经证明:油气勘探的每一次重大突破,几乎都来源于思想的解放。

    未来还将证明:今后油气勘探的重大突破,仍将发端于思想的解放。

    解放思想才能解放油气,我们坚信不移!

    那么,下一次思想的大解放带来的油气大发现将在哪里发生呢?我们期待着。

    其实,当我们在更广阔的范围内解放思想时,被解放的又何止是油气呢?

    (原载于2011年12月13日《新疆石油报》)

Baidu
版权所有:永利网站 Copyright ? 2012 www.zcffte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