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世界石油城·边干边议
不容忽视的难题
——关于市油田第十次党代会报告系列解读之四
作者:    2012-03-02

●本报评论员 唐跃培

用一个不一定十分恰当的比喻,“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对永利的重要意义,相当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对我们国家的重要意义。

之所以这样类比,是因为“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是一套既从永利的实际出发、注重发挥永利传统优势,又富有开放、创新精神和宏大气魄的城市综合发展战略,它给永利指明了一条高速、高效、科学的发展道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同样是一条从中国实际出发的高速、高效、科学的发展道路。

我们可以预言,如果“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能够顺利实施,永利必定拥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任何重大的成果都是在克服各种困难之后取得的。在迈向小康社会全国先进市、迈向“世界石油城”的征途中,还存在许多重大的难题和挑战。

市油田第十次党代会报告列举了如下困难和问题——

1、我市产业结构单一,第三产业规模较小,地方经济实力和企业创新能力有待提高,文化产业发展相对滞后,产业结构调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任务艰巨。

2、准噶尔盆地油气资源的勘探难度不断加大,油气产量实现规模增长压力较大。

3、工程技术服务开拓市场、创效发展的任务繁重。

4、民生持续改善的力度还需要加大。

5、反分裂斗争形势依然严峻,维护社会稳定任务仍然艰巨。

6、人才队伍建设仍需要进一步加强。

7、一些党员干部思想解放的程度不够,变化变革、创新突破的意识不强,作风不实。

8、反腐倡廉工作任重道远。

这些难题,可以说没有一个是容易解决的。

产业结构不合理,是永利面临的最大问题,也是所有资源型城市面临的最大问题。

实施“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解决我市产业结构不合理的问题。产业结构单一,是资源型城市最大的特征,而产业结构一旦合理,城市的转型也就算大功告成,城市也就真正走上了可持续发展道路。

早在十几年前,我市就意识到了产业结构单一这一严重缺陷,城市转型的探索也是从那时开始的。十多年来,我们做了很多努力来发展第三产业,发展服务型经济,对现代农业也在进行尝试。在这种努力中,我市的第三产业得到了较好的发展。过去的五年,我市第三产业累计实现增加值227.9亿元,平均每年四十五亿元。相对于我市这样一座三四十万人口的城市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总量。

但是,从产业结构的角度看,可以说并未得到多少改善。过去五年我市地区生产总值累计实现2841.2亿元,第三产业的总量只占其中的8.02%。也就是说,第二产业的比重仍然在90%以上。而第二产业在我市主要是石油石化。

石油石化“一柱擎天”的局面仍然没有大的改观。

从调整产业结构的角度看,我市处于两难的境地:一方面,我们要建设现代化大油气田,要把独石化、克石化做得更强更大;一方面,石油石化越强大,第三产业的绝对值虽然在不断增加,但在经济总量中的比重不仅难以增加,而且可能会下降。

当然,我们不可能为了增加第三产业的比重而故意放缓石油石化的发展步伐。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想办法使第三产业有大规模的增长,在增长速度上远远超过石油石化的增长速度,这样我市的产业结构才可能有实质性的改善。

但是,我市人口总量有限,区域内其他地、州、市、师经济不发达,人口也不多,目前对境外服务也还缺少高效、畅通的渠道和品牌技术、品牌产品,要大规模地增加第三产业的比重谈何容易!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对于一座城市的发展而言,各种各样的资源就是“米”。没有资源,城市的发展就只能是空想。

一座城市的发展需要哪些资源呢?经济学家陈志武认为,有三种资本必不可少。这三种资本就是:制度资本、人力资本、自然资本。

到目前为止,我市仍然是一座资源型城市,准噶尔盆地的石油、天然气是我们的建市之源、立市之基。今天,虽然我们在竭力推动城市由资源型向综合型转变,希望尽快减轻乃至结束对准噶尔盆地油气资源的依赖,但是,我们心中很清楚,这种转型要顺利实现,在很大程度上还得依靠石油石化的强劲增长。只有这种强劲增长,才能给我们提供转型所需的足够的时间成本、资金成本、政策成本、精力成本。

因此,准噶尔盆地的油气资源在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仍将是我市的强市之本,是我市必不可少的自然资本。

令人稍感遗憾的是,虽然从资源量上讲,准噶尔盆地的油气很丰富,到目前为止油气资源的探明率分别只有23%和4%,但是,由于地质条件复杂和科学技术水平的限制,盆地油气勘探的难度越来越大,近年来新区勘探中大的发现不尽人意。这种状况有点像猫看着玻璃缸里的鱼,明明看到鱼缸里的鱼游来游去,鲜美可口,可就是没办法把它抓出来。

而从打造“世界石油城”的角度看,我们需要的自然资本还远远不只是准噶尔盆地的石油和天然气。我们需要更广阔范围的石油和天然气,我们可能还需要煤层气、油砂、盐、煤炭乃至北疆西北部区域内的农牧业资源。但是,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才能顺利获得并有效整合这些资源呢?

过去我们常说:事在人为。人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只要有了人,什么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这话很有道理。

但在人类已进入信息时代、知识经济时代的今天,这段话也许改一改更为准确——人才是世界上最可宝贵的东西,只要有了人才,什么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对永利而言,这两段话可能都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从人的角度讲,永利实际存在着一个“规模瓶颈”问题。三四十万人口,宽宽松松,清清爽爽,日常生活确实比较轻松惬意。这就像很多欧洲发达国家的中小城市,很生活很宜居。但是,如果要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城市,要追求城市的大发展,这样的人口规模和城市规模还是小了一点。

规模达不到一定的程度,在很多领域就难以抢占制高点,就难以产生对某些急需的优质资源的足够吸引力。比如,一名优秀的医生,首先考虑的是自己业务的精进,如果城市太小、人口太少,他就缺乏足够种类的病例让他进行探索、总结、提高。因此,不管物质待遇如何,都很难吸引他到这里来长期工作。

再比如文化产业的发展。一场同样的演出,在只有三四十万人口的城市和有一二百万人口的城市进行,成本一样,收益可能就相差很远。一份高质量的报纸,发行的人口基数是三四十万还是一二百万、三四百万,主要成本也一样,但收益肯定天差地别。

但永利的人口规模瓶颈怎样突破呢?人口的目标规模到底多大才合适呢?落户的门槛到底多高才准确呢?

而人才问题对我市来说就显得更加严峻而急迫。

我市的人才问题首先是人才结构严重不合理的问题。

不合理在哪里呢?不合理表现在四个层面:

1、第二产业的人才比较富集,第三产业的人才严重匮乏;

2、第二产业的人才中石油石化人才比较富集,其他新型工业方面的人才严重匮乏;

3、企业的经营管理人才中,国企的经营管理人才比较富集,优秀的地方企业、民营企业经营管理人才严重匮乏;

4、搞经济建设的人才比较富集,而教育、医疗、文化、新闻、社会管理、社会科学等方面的人才严重匮乏。

这也是资源型城市的普遍特征。产业结构的不合理自然会带来人才结构的不合理。

我市人才队伍存在的第二个问题是各领域的优秀领军人才严重不足。

优秀领军人才的匮乏,在石油石化产业情况要好一些,但并非不存在;而在“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大力推动的工程教育、机械制造、技术服务、信息、金融、旅游、文化等领域,完全可以说是情况严重。

在这些新兴领域,我们追求的是进攻性的、突破性的进展而非按部就班的自然发展,相对于这种追求来说,我们的领军人才实在是太缺乏了。

对很多领域而言,往往是有一名人才就有一番事业,有一名人才才有一番事业,这就是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特别是在新兴产业领域,只有优秀的领军人物才能带领团队开天辟地、开疆拓土。可以说,有人才才有兴旺的事业,有人才才有兴盛的产业。人才状况直接决定着打造“世界石油城”的成败。

一名优秀的领军人才,既要有优秀的专业创造能力、行业洞察能力,又要有优秀的团队领导能力,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但一方面是难求,一方面又是急需,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

党代会报告指出:一些党员干部思想解放的程度不够,变化变革、创新突破的意识不够,作风不实,个别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时有发生,加强反腐倡廉工作任重道远。

这就是我市人才队伍的第三个问题。

党员干部是我市人才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党员干部素质的高低,直接决定着我市人才队伍的质量状况。

党代会报告特意指出的这个问题,还有更深的影响。党员干部的思想状态、精神状态、心理状态、作风状态、廉洁状态,直接影响着我市具体政策的制订和实施,直接影响服务型政府的建设与运作。

政策的内容是否切合我市的实际情况、是否有创新精神、是否符合“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的理念,政策的实施是否顺畅、高效,服务型政府是否在迅速成型并顺利运作,这些因素构成的,实际上就是经济学家陈志武所指的制度资本。

陈志武先生认为,一个国家也罢、一座城市也罢,发展需要制度资本、人力资本、自然资本三种基本资源,而制度资本是三种资源中的决定性因素。只有制度优良,体制机制优良,人力资本、自然资本才能产生最佳效应。即使自然资本、人力资本匮乏,如果有优良的制度资本,这个国家、这座城市就会形成人力资本和自然资本争相涌去的洼地。这在日本、以色列、美国、深圳、香港、迪拜等国家和地区都有不同侧面的证明。

可见,思想解放问题、体制机制创新问题,这是一切问题中最根本性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好了,其他问题的解决办法就容易找到了。

但这个问题又怎么解决呢?

?

版权所有:永利网站 Copyright ? 2012 www.zcffte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