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生活故事
草泥马与茄叔的爱情故事
来源:    作者:    2013-07-29 16:46:09

茄叔是干导游的,跑遍大半个中国,小半个欧洲。三十而立的那一年晃荡到帝都,我跟小唯拉着一票朋友名为给茄叔庆祝他彻底迈进大叔的行列,实为垂涎门口新开的海底捞甚久。酒过三巡,战场已经一路从海底捞转移到了钱柜,茄叔醉意朦胧捧着小唯的脸絮絮叨叨地说,“萝卜君,你不好好在田里呆着跑到这里来做甚?萝卜君,你要乖…”突然,在隔壁包厢传来一首破碎的蓝精灵之歌,只听那人用无比凄厉婉转的声音在唱“在那山的那边,妈了个逼,有一群草泥马,他们活泼又二逼,他们操蛋又呆逼。他们无忧无虑身边都是扯蛋的大傻逼,他们又呆又萌生活多开心。”我顿时就乐了,甩开脚丫子往隔壁包厢里冲,我心里激动地想着我得跟他探讨探讨音乐,知己难求嘛。谁知道,这一求求来了茄叔基情四溢的春天。

草泥马是皇城脚下时而明媚时而忧伤的二道贩子,皮肤白得把我和小唯这种江南小姑娘对比出了大西北的浑厚与沧桑。多年来与一只叫财主的猫咪相亲相爱,甜嗲贱软样样精通。某日终于一入gay圈深似海,从此贵圈有点乱。草泥马与我们在帝都相亲相爱多年,每逢小唯妈逼迫小唯去相亲的时候,草泥马总是挺身而出,对着小唯妈拍胸脯保证,阿姨你放心,小唯就是我的绳命啊。小唯妈看着草泥马一脸真诚的表情和白皙的脸蛋,开心地给他做猪手云吞,在他吃完三盘开始舔盘子的时候,我们几个才发现,草泥马和猪手云吞才是真爱。茄叔总是眯着眼睛看着草泥马瞎胡闹,坐在角落淡定地点起一支骆驼。

030758M3c.jpg

现在我们也很少跟茄叔聚在一起,草泥马走了之后,茄叔总是全国各地的跑。有次茄叔刚好带团到帝都,我们在一起宵夜,想起以前也总是在这个摊位喝着酒扯扯皮,草泥马每次一沾烧刀子就满嘴跑火车,前一秒还忧伤最近玉石生意不好做啊操蛋的金融海啸华尔街那帮蠢驴啊搞得老子的石头只好低价抛售啊后一秒就甩开膀子靠着马路牙子给大家来了一段惊悚的孔雀自杀舞。大家想起这段的时候都开始沉默,我尴尬地说“草泥马在土耳其吃那么多的卡八不知道有没有变成一个死胖子啊?”茄叔嘿嘿嘿地傻笑起来,啤酒肚上的肉也跟着晃动,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有节奏。可是笑着笑着眼睛就迷糊起来,背过身去偷偷抹掉一把眼泪。

酒喝到最后我大着舌头问茄叔“我们第一次碰到草泥马的那天晚上你们两个到底去了哪里?”

茄叔说:“他喝大了,吊着我的脖子不撒手,不停地哭,一边哭一边骂,你们他娘的都说我变态,我喜欢男人我他娘的就是喜欢男人,你们谁他娘的管得着。你们越是看不惯老子,老子越是要活出个样子。所有人都以为他二,其实他只是习惯嬉皮笑脸去面对人生的难,你能想象哪天他在你面前说,我很难过啊,他只会说,操,老子想死。我是同志,但跟他比起来我实在太懦弱,那天晚上我看着他睡去的样子就想这辈子守着他。”

茄叔停下来吸了一口烟,脸上不知道是后悔还是内疚的表情,“我从来没有跟他说过爱不爱之类的话,两个大老爷们说这些听着怪渗人,只是这么长时间了,没有他在身边闹腾,我真的不知道一个人怎么过。想说还没有跟他说的,实在太多,等他哪天回来了再说吧。”茄叔掐灭了烟,说要先回酒店了不然游客投诉分分钟丢饭碗。我坐在路边看着烟头上零星的火慢慢飘走,这些火就像我们几个的青春一样再也回不来,茄叔等的人呢,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生命时钟里的分针和秒针被有时会被上帝倒置,相爱的人不停地承受折磨,好向世人证明爱情可以冲破一切。茄叔在与草泥马恋爱的日子里,遭受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这些全部归功于草泥马彪悍的爸爸,偌大的城市偏偏茄叔和草泥马牵手逛街的时候被草泥马正在巡逻的警察老爸碰了个正着。本来就觉得自己小子不对劲的老子得知此事之后怒火攻心,把草泥马打得遍体鳞伤软禁在家,带团去拉萨的茄叔在准备登机时差点被拷上手铐带回所里。警察老爸用审犯人的方法拷问茄叔,茄叔一言不发闷声抽烟,警察老爸觉得自己的权威被人公然藐视,暴怒中对茄叔挥起了拳头,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这样的老虎下的崽居然比猫不如。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草泥马同意去上海接受心理治疗,因为警察老爸认为同性恋是种心理疾病,他总能医好自己的儿子。草泥马走的时候托我把财主交给茄叔照顾,眼睛肿得像番茄,他说“去去就回”。三个月后,草泥马带回了一个小女朋友,温柔乖巧地依偎在草泥马身边。小唯当时用眼珠子瞟了姑娘一眼之后,说了句,“操,你丫残疾么,跟张苍蝇贴一样的贴着他他就不飞去吃屎啦?”姑娘瞬间石化,我这个人就是受不了尴尬急忙出来打圆场说,“你别介意,她就这样,刚才她是夸你呢”,姑娘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们两个怪物快要哭了。草泥马说:“你们两个整整一年了都没有长进么?”我们朝着天空翻了白眼,正准备带着他和他小对象去领财主回家的时候,微博上面刷出一条消息,“北疆暴乱,作乱分子烧了某市某旅行社的大巴车,导游重伤。”

一周前,茄叔带团去了北疆。

草泥马掉了魂,一路超速开向机场,正准备过安检的时候,看到茄叔背着个巨大的登山包拿着个小旗子一摇一晃地带着一团游客回来了,草泥马兴奋地原地起跳气运丹田地吼了一声“茄胖子!!”茄叔一看到草泥马立马开始呼啦呼啦地鼻涕眼泪横流。原来在收到社里的紧急通知之后茄叔他们就取消了行程,带着团又回到了党的庇佑之下。而草泥马在上海接受了三个月的心理咨询之后,为了安抚他的警察老爸,找了一位蕾丝姑娘帮忙,他的警察老爹一看儿子好了,恩准他回家。草泥马是回来了可茄叔却因为工作不得不搬去杭州,茄叔搬走的那天我第一次看到草泥马掉下眼泪,他问我:“薇薇,你觉得我们分开两个城市,靠什么维持感情?”我想了想回答他:“靠什么也维持不了。”草泥马点点头,几天之后也离开了北京,据说是要去土耳其继续当二道贩子。这一走,也有两年没有音讯了。草泥马走了之后茄叔好像变得异常的忙碌,天南海北的跑,我和小唯也只能在微博上知道他今天在思密达明天在大马后天又到了清迈。

一周前,下班路上我在地铁里挤得快要窒息的时候,收到一条短信,“老子胡汉三回来了,晚上钱柜。”我和小唯把自己整得支离破碎的踩着大高跟赶到的时候,茄叔拖着行李箱哼哧哼哧地小跑过来,“没迟到吧,我刚下飞机啊。”我看了一眼时间,“没,走吧”,刚上三楼,就听到里面传来凄厉破碎的声音:“one night in 北京,你留下许多情……”

我不知道茄叔跟草泥马会不会一直走到最后,草泥马说很喜欢我写的一句话,他在伊斯坦布尔的时候曾经抄在明信片上寄给茄叔,只是茄叔没有收到。

“我们都会不可避免地衰老,陪着我们走过青春的人却多数没有坚持到最后。我以为你已经融在我身体里密不可分时,却糊涂地把你再次弄丢。即使满头白发视线模糊,还有你在我的心里,年轻且充满活力。”

永利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永利日报和新疆石油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永利日报社、新疆石油报社和永利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永利网站",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永利网站"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永利网站联系。
生活故事
· 人际交往中的第一印象
· 关于“情感依赖症”
· 购物狂的心理原因
· 郭敬明式生产力:我就是品牌
· 香辣紫苏粉肠
· 远方我思念的你可愿意走进我梦里陪我
本地新闻
· 永利航空旅游节筹备进展很顺利
· 市政协召开学习贯彻《意见》座谈会
· 我市十大重点工程建设目前进展顺利
· “富国国际”投资千万元扶植经营户
· 努尔兰:糖尿病患者饭前先打胰岛素
· “丢失”的站台座椅回到原来的位置
· 帮助女友办银行卡后 多次偷偷取钱
· 旅游大使初赛五十位选手冲入晋级赛

“哈里伯顿”来我市投资考察
专题
春潮浩荡 网友大拜年
打造世界石油城 乘风破浪
走进鄂尔多斯 家园
第五届KBA专题 羽毛球联赛
共创幸福 聚焦两会
建文明城市 ... 信仰之光
"移动杯"第 ... 风起云涌
视觉记忆2010 大漠擒龙
千副春联送市民 人命关天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虚拟主机 | 建网服务
永利日报社、新疆石油报社、永利网站制作、发布 市局党委主办、党委宣传部主管
版权所有:永利网站 Copyright © 2003-2008 www.zcffte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法律顾问:新疆先觉律师事务所拜金良律师 电话:0990-6235341 执业证号:650499110468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新B2--20080022 未经永利网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本网站出口带宽由中国电信提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