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生活故事
随便和这个世界谈谈
来源:    作者:    2013-07-30 17:05:55

最近放假在家,没有实习,每天睡到十点,吃一个小时的早餐,然后上网,看电影,天气晴的话也许去散散步,看着天边的云越游越远,晚饭后煲一个电话粥,一天就这么没了。

很爽,是不是?我也觉得。但这么说起来有点矫情,我几乎不能忍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每刻我都在刷微博,发微信,如果闲下来了就打开淘宝很认真地看,这些东西带给我满足感,让我不那么担心自己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也是直到现在,我才开始明白,为什么我妈要在我上大学的那一年突然宣布,她要去工作了。即便只是每天在办公室坐到下午两点而已。

很多女人向往我妈那样的人生。几乎是风平浪静,一帆风顺的,她生在一个小知识分子家庭,我姥爷和我姥姥都是工程师。我太姥姥很宠我妈,从小一点儿活也没让她干。我妈生得漂亮,也聪明,那时候高中并不好考,很多人都上了中专,但是我妈考上了,不过上高中后她不再努力,没有考上大学。我看过她高中的成绩单,数学只有十几分,只能解释为蛮不在乎。毕业后她先是在家待了半年,然后很顺利地进了X局设计院工作,也就是我姥爷和我爸所在的那个单位。

155828glla1nn79z195y7z.jpg

我爸在全国本科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十点几的时候从农村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和我妈在同一层楼工作,后来经人介绍,自由恋爱,结婚至今。我妈从没有去外地上过学,也没有住过校,可以说一天也没离开过家,只不过以前是我姥爷家,后来是她和我爸的家。我上初一的时候,我妈已经在X局工作了十几年,仍是一个小职员,连科长都不是,她说这儿的人员关系太复杂,她搞不了,不想干了,我爸说,那回家吧。从此我妈就真的再没去上班。

我爸常说我妈命好,这辈子没操过心,可能是真的,因为她竟到现在都分不清好多东西的价钱。有什么关系呢,她想要的不多,每一样都买得起。我上中学的时候不好好学习,每周都和我妈去电影院看一两次电影,因为她没有朋友,也没有同事,我爸忙,只有我能陪她。她喜欢看书,特别是名人传记,从撒切尔到张国荣,最喜欢的就是带图片的。她的生活好简单,像一张白纸,以至于没有人能欺负她,这社会的好坏和她无关,她有的只是闲云野鹤,花好月圆。

说起来也没什么意思,哪有人真的一帆风顺呢。想想我认识我妈的这二十年,唯一平地起波澜的事儿,是在我6,7岁的时候,我爸有了外遇,他们闹离婚。那个阿姨我认识,是我爸的同事,年轻一点儿,也是结了婚的。印象中,她总是穿着红裙子。我对那段时间的记忆是呈片段的,如果按时间顺序,第一件是我妈带我去我爸的办公室,那个阿姨也在,她说:“哟,老X(我爸),这是你闺女啊,长得这么漂亮,一点儿也不像你,倒一看就是X姐(我妈)的姑娘。”为这件事,我妈和我爸吵了好久,就因为她说我长得不像我爸。

再后来,我爸和我妈开始吵架,打架,我爸把我妈推到在床上,我妈一怒之下拿椅子抡他,然后我先是在一边哭,接着浑然天性地跪在地上给他们磕头,脑袋撞得水泥地梆梆响。我跪一会儿,他们就不打了,我爸离开家,好几天不回来。我妈年轻气盛,到单位闹,找领导,找那个阿姨的丈夫和爸妈闹,就是这时候我学会了一个词叫“狐狸精”。我爸忍无可忍,终于提出离婚,那天早上,他们签好了离婚协议,把我判给我爸。

那是很少见的,我爸送我上学的日子,平时都是我妈骑自行车,后座带着我。我记得那天我们打车,是现在已经消失了的黄色面包车,我爸拿着离婚协议书,我一直在哭。下车之前,我问我爸:“我以后是不是就没有妈妈了?”我爸愣了一下,对我说:“不会的,只是你妈妈以后不跟我们住一块儿了而已。”后来,不知道是不是这件事,他们没离成婚,一直过到现在。我爸换了单位,再也没见过那个穿红裙子的阿姨。在我的记忆中,还有一个说法是,我为了不让我爸妈离婚,偷偷把他们放在柜子里的结婚证撕了,这样他们就必须先补办结婚证,然后才能领离婚证。然后在这段时间里,两个人想明白了婚姻中的“在一起”远比“我爱你”重要,最后放弃了那份离婚协议,结婚证也没再补办过。

我不敢说我爸妈的婚姻如何,好或者不好,因为在我看来,他们那一代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我爸妈是六零后,我是九零后,我爸说,你们独生子女真是自我,随心所欲,想怎么来怎么来。是啊,他上大学,先是想什么专业好就业,根本轮不到想什么专业自己“喜欢”;找对象,先是想找个城市的,亲戚不多也没那么多麻烦,又轮不到“喜欢”;甚至到了离婚,也是想着离婚后父母怎么办,孩子怎么办,轮不到想这段婚姻自己相处得喜欢不喜欢。

这些琐事,我不知道怎么提起来的,也不知道该怎么结束。我每天呼吸着的空气,连同这些记忆,成了我所知的全部世界。这世界柔软地包裹着我,面对别人的是光滑的外面,面对我自己的,是布满刺痛和甜蜜的里面。

我爸和我妈几乎不聊天,要知道,我爸是得过国家科学奖的男人,而我妈连买半个西瓜都会算错钱。但是当经历了一天的艰辛和劳顿,当我们互相折磨,忍让,厮打,又重归于好之后,当一家人仍然在夏夜的微风里去小公园散步的时候,我看见,我爸和我妈,他们是牵着手的。

他们说,现在的年轻人,坏了就扔掉买新的,你们不知道,修好的东西才有感情呢。

永利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永利日报和新疆石油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永利日报社、新疆石油报社和永利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永利网站",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永利网站"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永利网站联系。
生活故事
· 怎么跌得有尊严
· 川香口水鸡
· 草泥马与茄叔的爱情故事
· 那段奋不顾身的日子,叫青春
· 追姑娘从不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 人际交往中的第一印象
本地新闻
· 公务礼品“分散保存”变“集中管理”
· 退休干部为教育实践活动开展提建议
· 正确认识处理宗教问题,维护社会稳定
· 十八名家庭贫困的女大学生得到资助
· 感动中国人物阿里木江来油城讲团结
· 十八名家庭贫困的女大学生得到资助
· 外甥抢姨夫生意 姨夫半夜烧他的车
· 人生未必一直向前冲 停下来回头看看

“哈里伯顿”来我市投资考察
专题
春潮浩荡 网友大拜年
打造世界石油城 乘风破浪
走进鄂尔多斯 家园
第五届KBA专题 羽毛球联赛
共创幸福 聚焦两会
建文明城市 ... 信仰之光
"移动杯"第 ... 风起云涌
视觉记忆2010 大漠擒龙
千副春联送市民 人命关天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虚拟主机 | 建网服务
永利日报社、新疆石油报社、永利网站制作、发布 市局党委主办、党委宣传部主管
版权所有:永利网站 Copyright © 2003-2008 www.zcffte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法律顾问:新疆先觉律师事务所拜金良律师 电话:0990-6235341 执业证号:650499110468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新B2--20080022 未经永利网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本网站出口带宽由中国电信提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