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生活故事
于正:他并不是生来就让人讨厌
来源:    作者:    2013-08-22 17:57:12

于正近年来可谓声名远播,其作品均大热荧屏,且收视不俗。但令人诧异的是,任何作品一上映,网友的反应几乎是一边倒的叫骂。可谓争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圈内圈外,皆有嘲讽、鄙视、唾弃之责,皆抱定了牺牲一切之决心。一个人,若想讨多数人喜欢不易,若要讨多数人厌弃,那就更不易了!

人们争先恐后地表达着对他的鄙视

“他懂观众的心。”某电视台购片部头儿说于正,“他理解那些家庭主妇和学生的需求,给他们帅哥美女,给他们缠绵爱情,给他们适度的权谋争斗。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他尊重他们。”

但他们似乎并不怎么尊重他。

网友们叫他“于妈”,以讽刺他软糯的江浙口音和很“娘”的行为举止。另一个大热绰号是“于抄抄”,因为他制作的每一部电视剧都充斥着大量与其他电视剧雷同的细节与台词。就在上一个夏天,他是天涯评出的“年度最恶心人物”,他的颁奖词是:用生命在抄袭的编剧。

他是大众不遗余力鄙视的对象,也是少数会被圈内人公开唾弃的对象。

“那个东西是一种胡编。”张纪中毫不掩饰对新版《笑傲江湖》极为不屑的态度。《人间正道是沧桑》的制作人严从华也公开批评他是“引导低级趣味的排头兵,破坏中华文化的刽子手,社会价值观、人生观的文化痞子。”扣上的“帽子”一顶比一顶压人。

意料之中的是,外界给予他的诸多标签,于正都是抗拒的,他坚持着他自己的审美趣味。但有心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于正的情感和观念,正不同程度地受到大众的影响。当大众对于正越是持有负面的看法,于正的行为结果也越接近这种看法。

于正

于正生来就让人讨厌?

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看似无故讨厌一个人的感受,往往只是显露了现实中的冰山一角。在很多人讨厌于编的时候,其实最容易被忽略的是生命中某一段与之契合,不堪回首的记忆。这大致分两种情形:

■ 一者,如心理专家姚尧谈道的,“世间有许多类别的事物,当你判断它们时,心中必然已有了一个固定的原型作为标准。”因此,当人们在极力排斥一张面孔或一个人时,作怪的其实是心中不自觉建立起来的“坏原型”,当对方接近原型时,我们便会不自觉地产生排斥和厌烦的感觉。

■ 另一种讨厌,则是人们知道自己性格的缺陷,若是遇见有同样缺点的人,就会在别人的身上放大这种特质。无论对方过得好或是不好,你都会深深厌恶,因为他就像一面镜子,映出了自己,而人们总是不愿意承认镜中那个不堪的影像就是自己。所以你往往想着远离他,但同时始终放不下暗自关注他。这是一种随时警惕着又厌弃着的情感。

人们讨厌于编属于哪一种情形呢?这恐怕就因人而异了。

但显然的是,于编已被这种讨厌伤到了,只是很多人看不出来而已。在这,于编不妨听听老一辈人说的——少说话,多做事(做正确的事),看看人家爱因斯坦,“跟在他名字后面的永远是相对论,而不是他的婚外情”。

于正

看到他的收视率,也要看到他的忧伤

一面,人们争先恐后表达着对他的鄙视,强调他的电视剧粗制滥造、不尊重历史、喜欢抄袭;一面,人们又欢呼雀跃地观看、点评,成为缔造新收视奇迹的一分子。那些毫不留情向他扔去的鸡蛋与石头,化身为成就他的鲜花与红毯。而他则以胜利者的姿态招摇而过,于是乎,招来了更多的鸡蛋与石头。

事实上,于编是一个很害羞的人,他只是把自己训练得不要脸了。他出于商业需要而推销自己,并把自己置于风口浪尖。他面对公众时怀揣了一个梦想——他希望成为琼瑶、海岩那样既能写,又能操盘的操盘手。通过把自己推向公众,让公众通过关注他来关注他的作品,在他看来,这是一个绝好的商业手法。

不过,这种“关注”有点像“裸奔”,等于让所有人拿着放大镜,一面观察他,揣测他;一面鄙视他,唾弃他。于编说,他既享受又不享受这种关注,“其实很难说”。

但在被殴打、嘲笑后,于编流露出不愿意站在风口浪尖的心思,他刻意地远离北京。这症候,我们看到了他的收视率,似乎也看到他的忧伤!

于正

他的底气源自于不“俗”的收视率

于编敢夸口说“我是中国最好的编剧”;敢做“不参加圈内任何论坛讲座,不受其他编剧拉拢参与维权运动”这样“孤独”又得罪人的行为;敢扬言“通过自己的戏,让华流走出去”。他的底气源自于不“俗”的收视率。

但只要对当下中国电视稍微有点了解的人,就知道这个“收视率”在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就凭它,居然就可以决定一个节目的荣枯乃至存亡;所有不以收视率为唯一考量的节目,都难逃被淘汰的命运。

结果是,几乎所有的节目都被“收视率”逼到了死墙角。社会责任感、教育提升功能、美感传播,甚至连最基本的真实,在这个死墙角根本就没有存身之地;结果是,庸俗、低俗、烂俗、恶俗的节目充斥着电视台的黄金时间档,收视率越高,庸俗、低俗、烂俗、恶俗的传播速度就越快。然而,然而于编却在这一隅翩翩起舞!

为什么会这样呢?且不论确切的原因是什么,但公众在诸多心理法则的唆使下,将“于正”和“庸俗、低俗、烂俗、恶俗”联系在一起,甩都甩不掉。

在这,笔者要不无得意地讲讲心灵咖啡。仔细的读者会发现,心灵咖啡是一个懂得反思的社群,而不是只靠点击、“赞”和分享的数目决定文章或测试品质的社群,了不起吧!

于正

公众的批评并没有恶意

于编有狂妄的一面,也有公众不太能看到的自卑的一面,最让他耿耿于怀的莫过于自己的外形和声音了。于编谈论自己,他不否认自己是一个脆弱且小心眼的人,只是假装着坚强;他自称文人,也把自己归为“屌丝”。

他一直渴望成为一个学者,严肃的人,每次回答网友或记者的问题都能够非常睿智。这是他在尝试着去赢得尊重,只是他有些忧伤地说,“但我做不到,我就是一个疯疯癫癫的人。”

依照郭德纲的逻辑,世人可分为两类:一类人喜欢于编,一类人不喜欢于编。第一类人自不必说,至于第二类人,于编若想赢得他们的尊重还需要把这类人再进行细分。这类人还可以分出两个层次:作为个体的人,此其一;其二,代表群体发声的个体。

对于“作为个体的人”,自然是众口难调,不理会也罢了。但对于“代表群体发声的个体”万万不可怠慢。赢得他们的尊重,不是凭借恩惠于身边的几个人,也不是捧红几个人,因为他们代表的是更广大的人群。他们需要什么?对于这点,于编确实有思考,“老百姓的需求是什么,就是好看,感动。”他全然弄错了。

对于大众的需求,严从华的声音比较有代表性。正如他说的,还是希望他多拍一些尊重历史、尊重原著、现实题材的优秀作品,同时也不乏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很强的传统文化。这是公众的批评,也是公众的期待,这其中并没有于编想象的那么有恶意。

于正

“于正制造”还能走多远?

普列汉诺夫曾经说过:“任何一个民族的艺术都是由它的心理所决定的,在一定时期的艺术作品和文学趣味中都表现着社会文化心理。”社会文化心理是经过遗传积淀下来的传统的思维模式、生活经验、审美心理等原始心理印迹的集合,在人们的审美领域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于编自认抓住了社会文化的心理,他的理由是他所有的东西都是传递正能量的,《美人心计》表达的是珍惜,《美人天下》在讲婚姻的坚守,《宫》则是讲不懈的努力总有成功的一天……但他苦闷,为什么要把一个一直在传达正能量的东西和“低级趣味”放在一起相提并论?

殊不知,他传达的正能量是建立在篡改历史、涂抹经典的基础之上,这是在篡改公众的认知,不夸张地说,是对公众三观的挑战。

大家都知道,“三观”指的是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毁三观”显然就是让一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瞬间坍塌了。不要以为这是因为遇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在今日之中国,大多数人没有真正的三观,他们只是追随生活积累起来的偏见或人云亦云的意见过活。在这样的时代,那些数不胜数的、堪称奇葩的、颠覆人们普遍认知的剧集就足以“毁三观”了。

作为编剧,他虚构剧本没错,但试图干“毁三观”的勾当就不对了。

写在后面:

不瞒读者,笔者确实不喜欢他的作品。至于为什么,除了文中所说的,可能还受了一些刻板偏见的影响。今日写这篇文章,并不是为着发泄心中的不满,只为着重新审视本人对他及其作品的看法,也急切地盼望着,他能听从严从华老师的指导,在这精神家园极其贫乏的时代,能写些真正意义上的优秀作品。

永利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永利日报和新疆石油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永利日报社、新疆石油报社和永利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永利网站",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永利网站"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永利网站联系。
生活故事
· 月工­资8000仍无安全感说明什么?
· 人一生中必须拥有的 20 把心灵钥匙
· 男人必看:女人最想从男人那里得到 ...
· 职场人警防“软瘾”侵袭
· 初次约会全攻略:如何展现内涵美?
· 您能读懂孩子的心吗
本地新闻
· 群众路线教育活动就是不给基层添负担
· 油田党委中心组围绕教育实践活动学习
· 采气一厂领导下基层调研 指导工作
· 市民网上发泄情绪被骗 民警挽回损失
· 我市零玖玖零工程机械服务中心成立
· 三亚夏日特惠旅游推介会在我市召开
· 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严查校车确保安全
· 专家评选四套“油城礼物”新鲜出炉

指导新井投产
专题
春潮浩荡 网友大拜年
打造世界石油城 乘风破浪
走进鄂尔多斯 家园
第五届KBA专题 羽毛球联赛
共创幸福 聚焦两会
建文明城市 ... 信仰之光
"移动杯"第 ... 风起云涌
视觉记忆2010 大漠擒龙
千副春联送市民 人命关天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虚拟主机 | 建网服务
永利日报社、新疆石油报社、永利网站制作、发布 市局党委主办、党委宣传部主管
版权所有:永利网站 Copyright © 2003-2008 www.zcffte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法律顾问:新疆先觉律师事务所拜金良律师 电话:0990-6235341 执业证号:650499110468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新B2--20080022 未经永利网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本网站出口带宽由中国电信提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