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首页 油城纵深

今天的永利是什么品质的城市?

作者:刘亚峰 江池 闵勇 蒋剑 邹文庆 陈克力   时间:2017-02-08   来源:永利日报

如今的永利不再是戈壁荒滩,她日渐丰满的羽翼正敞开怀抱,迎接四海宾朋。

永利转型发展工作的名称是“打造世界石油城”。

“世界石油城”的本意是“一座具有向世界提供与油气相关的系统服务能力的城市”,其核心内容是“建设六大基地”“发展三大产业”“构筑两大平台”。

在这其中,与广大市民关系最紧密的是“构筑两大平台”——“高品质城市”和“最安全城市”。因为对于普通市民而言,生活品质和安全感受是最关心的问题,也是“将发展成果惠及人民群众”这项事业的“体感温度”。

从2010年2月首次提出“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算起,永利转型发展已经7年了。通过这7年的奋斗,今天的永利人的日子过得究竟怎么样?

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比较出真知。我们只有运用科学比较的方法,才能更加清楚和理性地判断出今天的永利是一座什么品质的城市。

那么,和谁比呢?

2015年8月9日,永利至北京首次直航成功。

和世界上发达国家的发达城市相比

去年,微信朋友圈流传着一个段子:“突然觉得中国真心不容易,国力要和美国比,福利要和北欧比,环境要和加拿大比,机械要和德国比……”

这个段子是用轻诙谐的手法指出了一些网友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世界强国的今天仍然“不知足”的心理状态。

但我们也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当中,中国在绝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处于领先地位的,所以“中华强于世界”是以一种文化自信的基因状态融在中国人的血液里的。从1840年算起的、持续一百多年落后挨打的状况,并没有把这种由文化自信而衍生出对祖国的“高标准、严要求”降低。换句话说,先不论是否合情合理,至少这些网友的“不知足”心理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种动力。

永利也有不少这样的市民:“永利的物价比四川高”“永利的城市建设比上海差”“永利人的收入水平比西藏低”“永利的教育医疗水平比北京低”……

而他们不会这样比:“永利人的收入水平比四川高”“永利的食品安全比上海强”“永利的自然环境比西藏优”“永利的空气质量比北京好”……

我们同样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与世界上绝大多数从农业文明起步的城市不同,永利是从代表着人类先进文明的工业文明起步,而且是一座高素质人口的移民城市,对生活质量的诉求自然也比较高。我们也可以将这些市民的“不知足”心理当做永利市更好更快发展的动力。

那么,我们就比得干脆一些,比得极致一些:将永利与世界上发达国家的发达地区或城市来比较。

目前世界上发达国家主要分布在北美、西欧、东亚和大洋洲。

西欧目前正在经受国际经济下行和难民潮的双重困扰,人民生活水平、社会治安管理等方面正在遭受二战结束之后最大的考验。若拿目前的永利与之相比,也许有点“欺负人”——说服力不够,尽管石油城永利也刚刚经历完持续两年多的油价断崖式下跌,至今也未恢复到正常状态,且处在新疆“三期叠加”的时期。

东亚的发达国家当属日本和韩国。日本有两个众所周知的国家名片——“频繁的地震”和“高强度工作导致的自杀”,在互联网连接世界的今天,越来越多的永利人清楚了:日本普通工薪阶层的生活远远谈不上舒畅恬淡,而是时刻对生命财产的担忧和生活的压抑。

韩国就更不用说了:韩国首都首尔市生活着韩国50.2%的国民,首尔中心城区距离三八线仅40公里的距离。目前朝鲜半岛的局势让首尔市民时刻在担忧: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从北面射来导弹。如此近的距离,即便很落后的M-1978式170毫米口径的榴弹炮炮弹都可以打到市区。而在日常生活方面,各位爱看韩剧的女士是最清楚的:韩国普通百姓偶尔能吃上一顿牛肉,那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综合各方面因素,目前世界上城市生活品质最高的地区,非北美洲的美国和加拿大莫属。我们就先用这两个国家中的发达城市和永利来比较吧!

克一号井与黑油山油池冒出的油泡,第一次有机结合在了一起,让克一号井原油喷发的瞬间定格为雕塑,形成向上的力量。

两个永利孩子的北美生活

这篇文章的目标读者是广大普通市民,所以,我们就用“接地气”的方式来比较——客观叙述记者的亲身经历、亲友经历或者记者所采访过的永利人的亲身经历、亲友经历。

2016年9月,本文记者的女儿、永利市第八小学六年级学生刘婧美赴加拿大多伦多市进行为期5个月的交换生学习;同时,永利市祥宾公司吴修宾的儿子吴大宇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的芝加哥市上大学。

在“百度”上输入“多伦多”,其内容如下——

多伦多,加拿大最大城市……是全球最宜居的城市之一,连续多年占据全球宜居城市排行前十名……是加拿大的经济中心,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中心之一……

而美国的芝加哥市,是美国第三大城市,美国第二大商业中心,美国第一大期货市场,被评为美国发展最均衡的经济体。

那么,我们就拿这两个城市与中国西北边陲只有六十年历史的小城永利相比,比较的内容就用这两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的切身感受。虽是管中窥豹,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却是非常真实的“体感温度”。

鳞次栉比的高楼展示出城市新貌。

刘婧美通过全球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Student Travel Schools Foundation(STS交换学生计划发展基金会)赴多伦多市的圣约翰公立小学学习,她以家庭成员的身份生活在当地普通市民家里。接待她的史蒂夫一家,是由多伦多教育局根据所在国的相关法律,从提交了“自愿接纳国际学生申请书”的市民当中,根据受教育背景、职业、诚信守法记录、家庭经济条件等方面综合评选出来的。STS在多伦多也有常驻机构,并且在刘婧美学习的5个月的时间里,全程有STS的中方工作人员在机构驻扎。

通过对刘婧美5个月的学习生活状况的全程全方位的了解,加上对在加拿大的卡尔加里、埃德蒙顿、蒙特利尔等城市定居、工作和学习的永利人或者记者熟识的华人的采访表明,多伦多市拥有加拿大最高质量的教育、服务和社会管理水平,整个交换生项目过程可以用“高质量”来形容。

具体到刘婧美上学的学校:有一个200米跑道的操场、一个室内运动场、一个音乐教室、一个科学实验室、若干个公共卫生间,教室里配备有电脑投影设备、开水炉。

读到这里,大家可以看出,这所学校的硬件设施与永利市的任何一所小学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建筑和设施)旧一些,与(永利)八小差不多,老师和同学们对我也特别好。”刘婧美说。

中心城区有了大都市的品质与韵味。

区别在于软件——

“八小每天放学之后都有第二课堂,同学们可以选择篮球、航模、科学实验、书法、围棋这些兴趣班,而这个学校没有。”刘婧美所说的永利第八小学的“第二课堂”,永利的每一所学校都有。

“不过体育课上可以选择打篮球,镇上(学校所在的多伦多市Perth镇)有篮球训练营。”刘婧美酷爱篮球,是永利第八小学校篮球队的队员,“但是体育课上没有正规的篮球训练,就是玩。”于是,刘婧美请寄宿家庭帮她去镇上的篮球训练营报名参加了训练,一个月的训练费用是50加元(折合人民币260元)。

进入训练营的第一天,11岁的刘婧美被分配到同龄队员组,但从第二节训练课开始,教练就把刘婧美调整到了高中组,“和我同龄的加拿大队员水平太差了,我在八小篮球队已经掌握的技术动作和攻防战术,她们都还没有教呢!”

最让刘婧美“开眼界”的,是与在永利的自己家迥异的日常开销方式——

“爷爷奶奶(寄宿家庭的史蒂夫夫妇)每次去超市购物,都是选最便宜的食品,连香蕉都要买没有成熟的,因为这比成熟的香蕉便宜一点。奶奶还要买毛线在家织毛衣,然后拿到市场上去卖。”

通过5个月的邮件往来,记者可以感觉到史蒂夫夫妇是一对淳朴善良的老人,他们像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样对待刘婧美。刘婧美留短发,需要定期理发,理发的费用当然应该由刘婧美支付。但史蒂夫太太坚持要自己给刘婧美理发:“为什么要花冤枉钱!”冬天到了,刘婧美想买一条棉裤,史蒂夫太太也不同意:“家里有我儿子小时候的棉裤,你穿刚好合适。”她的儿子今年已经三十多岁了。

天蓝、地绿、水清、景美的永利,空气质量在全国113个环境保护重点城市中位列前十。

史蒂夫夫妇住着带花园的独栋别墅,开着大排量福特轿车,享受着全民医保——在加拿大,他们并不是穷人,因为如果家庭经济条件达不到多伦多教育局的标准,就没有资格接待外国留学生——除了刘婧美之外,他们的家里还接待了一位日本女高中生,这个日本女孩的父亲是律师,母亲是外科医生。

但通过上面的讲述可以看出,这个普通的多伦多市民家庭的日常消费自由度比不上大多数永利普通市民——5个月的交流让记者可以确定的是,“艰苦朴素”的生活方式并非史蒂夫家的主观动因,而是客观结果。

吴大宇是一个有着远大理想抱负的小伙子,他的高中成绩足以让他在美国“常春藤”范围内选择高校。“我选择伊利诺伊大学的主要原因,是看中了芝加哥这个城市。”吴大宇在申报高校前,做了全面的调研——

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经济也很不景气,著名的汽车城底特律已经变成了“鬼城”。然而,近十年以来,芝加哥每年新增企业的数量一直位居美国第一位。也就是说,芝加哥是人才和资本最愿意去的美国城市。

可是,2016年8月,当吴大宇去学校报到之后的第一周,就有好几位老师和芝加哥籍的同学告诉他,晚上尽量不要出门,容易遭遇抢劫。

芝加哥市民的文明素养的确很高,即便遇到交通拥堵,吴大宇也几乎听不到急躁的汽车喇叭声。但警笛声却非常频繁,“经常有警察在追捕嫌犯。”

2016年10月第三周,学校向全体师生发出警示:三天内不要离开教学区和宿舍区,警察正在搜捕携带枪支的逃犯。

各位永利的读者,当你读完上述内容,再比较一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可能让你感到比较麻烦的严格安检,心态上会不会有一些变化呢?

新建成的体育馆不但能满足市民锻炼的需求,还能承办多种大型体育赛事。

和国内尚未“矿尽城亡”的资源型城市相比

2016年11月,记者用了15天的时间,考察了三座与永利经济结构相类似的资源型城市和地区:大兴安岭地区、大庆市和鸡西市。

考察的目的,是实地观察和了解一下在全球性经济下行压力下,各类资源型城市不可避免地面临的困难当中,百姓的生活受到了多大程度的影响。

长期以来,大兴安岭地区一直以林业和林间农业为主要经济支柱。大兴安岭地区和2016年之前的永利市很类似,都是“企市一体”的地区和城市——大兴安岭林业局就是大兴安岭行署。

龙山滑雪场成为油城市民冬季休闲的好去处。

大庆市是永利人最熟悉的城市之一了,不必过多介绍;鸡西市是东北老工业基地主要城市之一,东北地区最大的煤城。

大兴安岭行政区划地跨黑龙江和内蒙古两省区,辖区面积达8.3万平方公里之广,所以,记者选择了其中经济状况较好、也是以因“中国北极村”而闻名的漠河县考察。

曾经,这个靠林吃林的县城日子很不错,21世纪初期,县城常驻人口达到了12万人。然而,当记者2016年11月16日到达县城中心后,却感觉像是到了人烟稀少的俄罗斯——

当时是下午4点左右,正值下班高峰期。可县城主路上只有少量的车辆行驶;行走三百米的距离,遇到的行人不超过10个;这三百米当中,看到了一个公交站点,只有3个小学生在等公交车。

2014年,新建成的黑油山老年社区提供了舒适的养老环境。

在参观“大兴安岭五·六火灾纪念馆”时,从头至尾只有记者一名参观者。

“到12月初人就多了。”记者住宿的私营宾馆的老板徐先生说,“我们现在就靠冬季两三个月的旅游旺季挣点钱,这段时间去北极村的游客多。”

徐先生是土生土长的漠河人,对漠河的历史了如指掌。“十几年前开始限制采伐业,漠河人就逐渐离开漠河到南方找营生了。2014年起全面封山育林,不允许任何采伐行为了,现在漠河常驻人口也就八千人左右。”

封山育林后,西林吉林业局(大兴安岭林业局下属单位,也就是漠河县政府)的主要职能就是山林防火和环卫。

徐先生的身份,是记者从另外一位漠河人裴先生口中得知的:“他是西林吉林业局的职工,可两千块左右的工资咋养活一家老小呢?大家都自己做点小生意,我也一样。”

这位徐先生的同事开了一家饭馆,记者在漠河的两天时间里,四顿午饭和晚饭都是在裴先生的饭馆吃的。这四顿饭的时间里,除了记者之外一共只见到了7名顾客。

与漠河相比,大庆是一座现代化的繁荣都市。它有281万人口,是黑龙江省域副中心城市,综合实力位列全国地级城市第11位,属中国新二线城市 。

可记者的大学同学、在大庆市经营着一家化工厂的刘润国却愁眉不展:“油价一直低迷,我这厂子的唯一市场就是大庆油田,几乎没生意了!”刘润国打算2017年回老家牡丹江养猪。

西月潭绿树成荫,风景如画。

刘润国开车带着记者去了大庆油田的几个油区,记者发现了一个与永利油田不同的现象:零下20摄氏度的天气中,却有不少钻机在进行生产井的钻井作业。

“冬季打生产井,不考虑成本吗?”记者问刘润国。

“冬天打井虽然生产成本高,但征地成本低啊!”刘润国说,“同样的地,夏季有植被或者庄稼,征地费用高,冬季就会低很多。整体算下来,冬季钻井反而划算一点,所以大庆油田的产能建设黄金期是冬季,就是工人更辛苦了!”

而在鸡西市,让记者印象最深刻的是2016年11月22日坐上从市中心开往市郊的一座煤矿的中巴车上听到的两位应该是煤矿职工的乘客的对话——

甲拎着一只肉鸡上了中巴车。

乙:“不年不节的,还买鸡呀!开支(发工资)了?”

甲:“开啥支啊!是你们区(应该是煤矿的下属单位称谓)月月开支吧。”

乙:“瞎说,我们区就9月份开过一回(支),大家都得给孩子交学(杂)费嘛!”

甲:“那就不错了,你们头儿(领导)还能想着这事儿呢!”

……

经济不景气,是全球范围内的总体情况,绝不仅是石油行业的遭遇,更不仅是永利的独特情况,至少煤炭行业和钢铁行业所遇到的困难比石油行业还要大。当我们把目光投向更加广阔的范围内的时候,各位永利的读者是不是可以对近两年的生活质量和工作强度有了更客观的评价呢——

永利人的生活质量和工作强度与记者所耳闻目睹的大兴安岭、大庆和鸡西的状况相比,是好一点呢,还是差一点?

进而言之,如果永利不及时地进行城市发展方式的转型,我们的明天会不会是漠河和鸡西的今天呢?

曾经的荒滩戈壁如今波光粼粼,天鹅畅游,永利人享受并珍惜这蜕变之美。

??和7年前的永利相比

横向比较之后,我们还需要纵向的比较。

从2010年起,“打造世界石油城”的城市转型之举成为了永利向前发展的一条新路。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生活品质是与这个战略实施的效果是分不开的。说得更加直白一些——

如果大多数永利人今天的生活品质比2009年更好了,有“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之功;如果大多数永利人今天的生活品质比2009年更差了,有“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之过。

所以,比较今天与2009年永利人的生活品质,是评价“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7年成效的科学方法之一。

人的浅层记忆是有选择性的。当人们对现状满意时,最先浮现的回忆是过往经历中不如意的那部分;当人们对现状不太满意时,最容易回想起曾经生活中美好的那些片段。这种记忆的最大特点是碎片化,如果不加理性的梳理和全面的回顾,前后对比的结果就是“盲人摸象”式的。

那么,什么是客观理性的比较呢?

数据——“量化考核”是一种被广泛采用的科学客观的评价方法。

那就让我们来比较一下2009年和2016年的一些与市民生活品质关系最密切的数据吧。

2009年,永利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80亿元,地方财政收入35.7亿元,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5395.2元,农民年人均纯收入7876元,城镇登记失业率在2%以内。

2016年,永利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48.9亿元,地方生产总值由2012年的104.7亿元增加到176.6亿元,年均增速8.7%。第三产业占GDP比重由2012年的16.2%提高到28.2%。公共财政收入79.1亿元,年均增速9.2%。从2012年到2016年的民生支出累计达333.9亿元,占公共财政支出的77.1%;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从2012年到2016年年均增长12.6%和9.1%,城镇登记失业率保持在1%以内。

人均公园绿地面积由2012年的9平方米,增加到2016年的11.6平方米,全市空气质量优良率保持在90%以上,人均住房面积由2012年的27.7平方米增加到2016年的40.4平方米。从2012年起,永利市连续五年入选“中国最安全城市”排行榜,成为全疆唯一入选的城市。

这些数据白纸黑字地记录在了2010年2月25日的《永利日报》刊发的市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和2017年1月23日的《永利日报》刊发的市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

夜幕下的永利,灯火璀璨,像一位婀娜多姿的沙漠美人,枕着一个五彩缤纷的幻梦。

可以一目了然的内容,本文不再讨论,读者心中自有评价。两厢比较之后可以看出这样一些需要注意的关键点——

第一,2009年没有单独统计或者没有单独发布的项目,在2016年的报告中单独列出了。比如第三产业GDP、地方生产总值、人均公园绿地面积、人均住房面积。

单列出这些项目,说明了什么?

说明政府在越来越关注这些项目。

这些都是什么项目?

“第三产业GDP”和“地方生产总值”是在关注除石油石化产业之外的新兴产业和非油经济的发展成长情况——永利人离“不靠石油过日子”的那一天又前进了多少。“人均绿地面积”和“人均住房面积”是在关注市民安居品质提高的速度有多快。

第二,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的速度要快于公共财政收入(地方财政收入)增加的速度。这说明在市委领导下的各级人民政府,将全市人民共同创造的物质财富越来越多地直接装进了市民的口袋里。再结合超出了全国标准7.1个百分点的民生支出在公共财政支出中的占比就会发现:政府把剩下的那部分没有直接装到市民口袋里的“大家的钱”越来越多地用在了市民生活品质提高方面——

这就是刘婧美感觉到的“永利八小比多伦多圣约翰小学的教学楼和设施新”的原因。

第三,永利已经连续5年成为了全国最安全的城市,并且是新疆唯一一座入选的城市。这其中的意义,相信广大市民能够有最深刻的理解。但记者估计,有些人理解的并不一定全面——

在吴大宇的眼中,“频繁响起警笛声”的芝加哥之所以能成为“每年新增企业的数量一直位居美国第一位”必然有一个前提条件:芝加哥是美国最安全的城市之一。记者相信,这个观点,所有的企业家和投资人都会赞同。

那么,如何比较永利和芝加哥的安全程度,相信读者心里自有一本账。

更大的一本账应该回到本文的标题——

与世界上最发达国家的最发达地区相比,与国内一些尚未“矿尽城亡”的资源型城市相比,与7年前的永利相比,今天的永利是一座什么品质的城市?我们转型发展的道路走对了吗?

答案在每一位具有理性思维的读者心中。

?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