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首页 油城纵深

姥爷的良苦用心

作者:朱芸   时间:2017-04-01   来源:永利日报

逝者:曹贵祥(逝于2008年,逝时96岁)

讲述人:薛燕(逝者外孙女)

我出生在山东,3岁便跟着父母来到新疆。姥爷在我幼年的记忆中是模糊不清的。

1971年7月,我跟着母亲回到山东胶州县老家,见到了我的姥爷。

姥爷的身材瘦小,是个精干的小老头。姥爷是一名党员,还是一名干部。可是,在母亲和大舅的口中,姥爷却是“不可理喻”的老顽固。

大舅讲了一个关于姥爷的故事。

一通电话开除母亲

我的母亲刚上初中时,学校离家很远,每天来回要走6公里的山路。路途的遥远加上那个年代的陈旧观念,母亲的初中仅仅念了一个星期就戛然而止。

1956年,青岛市的一个通讯设备厂来到胶州县招工,要招有初中毕业证的女话务员。当时,姥爷是公社书记,姥爷的一个下属听说了这件事后,瞒着姥爷将我母亲的材料投送给了招聘单位,母亲被这家通讯设备厂录用了。

就在母亲前往青岛市报到后,姥爷发现了这件事,怒不可遏地将一通电话打到工厂说:“你们新录用的一个姓曹的女工,她只上过一周的初中,根本没有初中毕业证!你们赶紧开除她!”就这样,母亲灰溜溜的回了家。

姥爷的这个举动,令姥姥和家里其他成员费解,甚至是愤怒。然而,姥爷无视这些愤怒,翻来覆去只说一句话:“欺骗他人就是道德有问题!”

这样一闹,再没有其他的工厂敢招录我母亲去做工。愤怒之下,我母亲在和我父亲结婚后,便来了新疆,十几年后才第一次回老家。

大舅的故事讲完,姥爷在旁边嘿嘿直笑说:“孟良崮战役中,我是负责给前线送粮食的民兵。送粮食的路太远,我没有吃的,走走停停,靠在路边的山包包上直不起身。就这样,我都没有碰一粒粮食,那是前线战士的口粮,我要对得起良心!”说罢,姥爷问母亲:“我错了吗?做人要讲良心!”

偷菜差点挨一顿揍

在老家住了几天,迎来一个周日。那天早上,姥爷给我1分钱,让我去集市买韭菜回来包饺子。我走着走着,忽然看见路边的田地里种着大片的韭菜,绿油油的好看极了。我望了望四周,没有人看管,于是蹲下拔了一大把,顺带着把旁边地里的辣椒一起拔了些带回了家。

谁知,我满怀欣喜却迎来了姥爷劈头盖脸的训斥:“我家地里没种韭菜,给你的钱也不够买辣椒。说,是不是在人家地里偷的?”

“我没偷!那地没人管!”我不服气的顶撞着姥爷。

“你拿了人家的菜!拿人家地里的菜,你真给我丢人!”姥爷一边说着,一边把我往门外搡,“去,给人家送钱去!不然今晚不许你吃饭!”

我觉得姥爷小题大做,拒绝了姥爷的要求坐在了炕上。谁知,姥爷拿起门口的笤帚就追着我打。多亏有姥姥和母亲拦着,不然少不了一顿揍。

最终,我含着泪、默念着“姥爷是坏蛋”,去给人家送了钱。就这样,那晚我差点就没吃上饭。

1988年1月,我和母亲再次回山东老家,并把姥爷接到了永利。看到戈壁滩上的油井,姥爷不住地感慨:“祖国发展得好,我们生活过得好,多亏了共产党!”

住在永利的日子,我想办法让姥爷过得开心些。姥爷喜欢吃元宵,我就在局机关生活科凭票供应元宵的时候,花钱买了别人的票,拎了6公斤元宵回家。可是,当姥爷看到每天早上只有他的碗里有元宵时,他拒绝吃,他说:“人人平等,我不能搞特殊。”姥爷爱吃糖,可是专门买来给他吃的糖块一直放在茶几上,直到我骗他说过期了要扔掉时,他才慢慢“消化”了那这糖块。

我曾问过姥爷,当年他的一通电话改变了母亲的一生,让母亲远离故乡来到西北小城永利,有没有后悔过。我清楚记得,姥爷斩钉截铁地回答我:“我从来没后悔过。我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能让你妈上完初中。”

姥爷生前时常说,要进步,要入党,要做有出息的人。这话我听进了心里。现在再回想起姥爷的一生,我终于明白了他的用心良苦。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