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首页 油城纵深

父亲指路我来走

作者:马世军 王彦   时间:2017-04-01   来源:永利日报

逝者:阳秉德(逝于2008年,,逝时58岁)

讲述人:阳光(逝者儿子)

父亲是在生病时,突然离开我和妈妈的。父亲生病期间,我们一直坚信父亲的病情可以恢复。那时,我刚好在北京,突然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我一直不敢相信。

等我赶回永利时,我才接受了父亲已经永远离开我的事实。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一个偏爱文艺的人,并执着于自己钟爱的艺术。

痴迷摄影,传授知识

从我上小学起,每天放学后,我最大的乐趣不是和小朋友们一起嬉闹,而是快速奔跑到父亲的办公室。

父亲的办公室离学校不远,那里有我父亲收集的各种各样彩色画册。

在那个年代,基本上都是黑白印刷制品,能看到色彩绚丽的图片,总会让人爱不释手。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父亲订阅的各种摄影杂志。

刚开始,父亲任由我一页一页地随意浏览翻看。后来,父亲就有意识地给我讲述摄影的“奥秘”。

就是这样,我被父亲“引”到了摄影这条路上了。

以至于后来,我的学习严重偏科,总是文科强,理科弱。这都与当时父亲偏爱文艺类的内容有关系。

父亲从来没有训过我,他对我的教育都是鼓励。

父亲教我摄影时,不仅给我分析别人的摄影作品如何构图、如何用光,还让我大胆拿起相机,自己动手拍图片。

每一次,父亲都对我拍的图片赞赏有加。然后,他又挑出类似的、拍得更加有意蕴的图片,给我讲别人的用意、选景角度。

从侧面启发我,自觉的吸收别人摄影的优点。

??耐心教育,不急不躁

父亲的良苦用心让我对美术、构图和摄影都有了与同龄人不一样的解读和认识。在我上中学、读中专的过程中,我一直是班级板报中,图片的主要创作者。

记得有一年,父亲单位要举办一个大型晚会。父亲拿出他的相机交给我,让我去帮他们拍照。

照片洗出来后,父亲还一个劲地夸我拍得好,还将我的作品放在单位的展示墙上。

他的这些鼓励,让我在从事宣传工作的道路上,走得更加顺利。

后来,父亲对自己偏爱的艺术进入到痴迷的程度。

除了摄影,父亲还对书法有特别的爱好,单位的大会、晚会,凡是需要挂横幅的时候,父亲就会挽起袖子,一个字一个字地写。

由于长期握毛笔,指关节长期与广告色接触,右手指关节写一次字,就产生一次皮肤过敏,产生一片绯红的小疙瘩,我管它们叫“职业病”。

有时候,电视上讲述书法,父亲就情不自禁地跟着笔画起来,完全是忘我的状态,我把父亲的这种状态叫做“走火入魔”。

父亲待我很和气,总是很小心地呵护着我的成长。

一次,因为感冒,我实在不想吃眼前又大又苦的药片。母亲看到后,对我一阵呵斥。

听到哭声,父亲从屋里走出来,显得很愤怒,抱起我准备将我好好“收拾一下”。当时,可把我吓坏了,头一次看父亲发这么大的火,谁知道,真是雷声大,雨点小。

本想父亲的大手打在我身上,一定会疼死了,可是我竟然毫无痛感,只感觉到他在我的身上抚了一下。

我知道,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感冒尽快好起来。

父亲的朋友不仅局限于单位、宣传系统的人,还有爱好摄影、书法艺术等的同道人,有的甚至是长他十多岁的忘年交。

在父亲的告别仪式上,很多我见过、没见过的父亲的朋友都来送他最后一程。

从他们的言语中,我知道,父亲对身边每个人都很有耐心,不急不躁。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