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首页 油城纵深

刘川婚礼上的近千名维吾尔族宾客

作者:王 斐 王筱彤 田 军   时间:2017-08-14   来源:永利日报

刘川和米家将喜糖发给宾客。

“新郎来了,伴娘团赶紧堵门啦!”八岁的小巴郎依米然江一边叫着一边跑进婚房把这个消息告诉大人们。

“刘川,一会儿吃盐水馕的时候,你一定要先吃,谁先吃了以后谁当家。”“婆家人”阿孜古丽一路上已经不厌其烦地提醒刘川3次了。

8月3日,在喀什地区泽普县依克苏乡托万恰卡村,一场大约有一千名维吾尔族村民自发参加的热闹非凡的婚礼正在举行。

但新郎和新娘却都是外地人——来自两千公里之外的永利市新疆油田公司的油田职工刘川和米家。

“我等你回来结婚!”

刘川是四川人,2008年大学毕业后,来到新疆油田公司准东采油厂工作。

2014年,刘川经同事介绍,认识了同单位的俄罗斯族姑娘米家。2015年8月3日,刘川和米家领取了结婚证,举办婚礼的时间定在2017年年初。

可计划不如变化——

2016年底,准东采油厂组织人事科的同志找刘川谈话,新疆油田公司第四批“访惠聚”赴南疆驻村工作组需要刘川参加,地点在喀什地区泽普县依克苏乡托万恰卡村。

刘川知道,作为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访惠聚”驻村既是过去下基层工作的延续,又是新形势下群众工作的创新。

于是,他丝毫没有犹豫:“自治区‘访惠聚’工作是大事,我的婚礼是小事,不就一年时间嘛,婚礼回来再办吧。”

但领导希望他征求一下米家的意见。

米家听到这个消息愣了一会儿,脸上略过了一丝失望的神情,但马上就干脆地说:“你去忙你的,我等你回来结婚!”

“你们不是托万恰卡人!”

2017年2月,刘川来到托万恰卡村开始了自己的“访惠聚”驻村工作。

托万恰卡村有273户1130人,全村只有3户汉族居民,其他全部是维吾尔族。

村里有些贫困户,家里除了一些普通的家具,连一件家用电器都没有。

在刘川他们到来之前,新疆油田公司还没有“访惠聚”工作队进驻这个村。

2月7日,驻托万恰卡村“访惠聚”工作队队长、托万恰卡村党支部第一书记、新疆油田公司新港公司党委书记何胜彪带着队员提着大米、清油等慰问品开始了入户走访工作。何胜彪要求队员们:“不能落下一户人家,走到村民们身边,走到他们心里去。”

“阿恰(维吾尔语“大姐”),你家有几口人啊?家里经济来源是什么呢?”工作队来到了村民帕夏汗·阿吾提家。

“5口人嘛,种核桃嘛。”帕夏汗头也不抬,粗糙的手指捻着围裙角,不经心地应付着。

“家里钱够花么?”队员们又问。

“够不够花关你们啥事?你们又不是托万恰卡人,还能带我们脱贫致富?”

队员们还想问点什么,帕夏汗却下了逐客令,“没事你们就走吧,我还要去地里干活呢。”

接二连三碰了这样的钉子,让队员们感到身上的担子挺重,“村民们不信任我们,我们只有真正做几件实事,才能改变托万恰卡村落后的面貌,成为一名托万恰卡人。”刘川说。

村民们自发前来向新人道喜。

“你们是托万恰卡人!”

近二十天的走访结束后,何胜彪招呼所有“访惠聚”工作队队员开了一个会:“大家都各自汇报一下了解到的情况吧。怎么做才能因地制宜带领村民们致富?”

“村民普遍文化程度不高,村里环境卫生较差。”

“经济来源单一,除了放牧和种植,村民没有别的收入。”

“妇女们都不工作,可是家家都有缝纫机。”队员们纷纷汇报着自己了解的情况。

何胜彪听到“缝纫机”三个字,一个大胆的想法产生了——

“村民们会裁缝手艺,油田公司的工人们也需要工装,如果成立一个制衣厂,给油田公司的工人制作工装,会解决很多人的就业问题。”

说干就干,村委会的闲置房经过改造成了生产车间。2017年6月1日,“恰卡制衣”的开工典礼如期举行,25台崭新的制衣设备晃花了村民们的眼睛,托万恰卡村拥有了第一家自己的企业,“我们可以在家门口上班了。”村民们高兴地合不拢嘴。

工作队并没有停下脚步,队员们根据当地泉眼多、林带资源丰富的实际情况,将目光放在了林下养殖和水域养殖上,工作队购买了2500只优质鸭苗分发给12户贫困户,对于没有经济条件购买鸭饲料的家庭,队员们还自掏腰包购买饲料送到他们手上。

工作队帮助村民努尔艾力·买买提在自家的果园里试养了200只鸭苗,出栏后,工作队又帮他联系了销路,200只鸭子在短短60天就赚了两千多元钱。

努尔艾力·买买提逢人就说:“自从村里来了‘访惠聚’工作队,我的日子越过越好,他们是真正的托万恰卡人,是我们的大恩人。”

“就在村里办婚礼吧!”

刘川在托万恰卡村的日子忙碌而充实,可是每次在微信和电话里谈起被拖延的婚礼,米家都会沉默。

刘川心里不是滋味儿:“我知道,一场正式的婚礼仪式对于一个女人的一生来说是多么重要!”

于是,刘川尝试着和米家商量:“就在‘访惠聚’的工作地点托万恰卡村举办一个简朴但正式的婚礼,请工作队的同事们和村干部一起热闹一下。宾客虽然不多,但大家的祝福肯定都是真诚的。你看行不行?”

米家深爱着刘川,她并不在意婚礼的规模和形式,她只想让自己和爱人的爱情能有仪式感,能得到亲友和同事们的见证:“太好了!”

刘川把想法告诉何胜彪和工作队的其他同事之后,大家都非常高兴。

大家正在商量婚礼事宜的时候,村党支部书记吐尔逊·阿卜杜拉和村委会副主任阿不力米提·卡吾力来了,他俩听闻此事,开心得快要跳起来了。

“要办婚礼没有婚房怎么行,你就用我的房子做新娘待嫁的婚房吧!”阿不力米提马上就表态。

不到半天的功夫,“刘川要结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托万恰卡村——

“咱们维吾尔族的传统婚礼需要一辆装饰漂亮的毛驴车,这个事情交给我!”村民艾合买提说。

“我来组织乐队,要全套班子的!”村民喀伍力说。

“你们到附近几个村打听一下,做抓饭谁敢和我比!”村民艾尔肯说。

……

刘川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事儿要“闹大了”。

??“民心聚起来了!”

8月2日一大早,村民们陆陆续续自发地来到了村委会,每个人都带来了家里最漂亮的地毯、最精美的艾德莱斯丝绸,开始布置婚礼现场。

8月3日婚礼当天,维吾尔族传统乐队的演奏声打破了乡村的宁静,近千名村民汇聚在村委会。

“哇,这么多人,全村人都来了吧。”访惠聚工作队队员艾尼·吐尔逊感叹道。

村民萨德尔·萨吾尔微笑地看着喧闹的人群回答:“可不是嘛,村民们都是听到消息自发来的,大家说,向刘川道喜,就是向工作队道谢!”

阿不力米提接着话茬儿说:“不到一年,村民们就从种地的农民变成了上班的工人,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啊!‘访惠聚’工作队给我们带来了幸福的生活。”

何胜彪看着这热闹喜庆的场面感慨地说:“民心聚起来了!”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