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首页 油城纵深

勘探开发研究院献礼党的十九大系列报道之二

又一个大油区已具雏形

玛湖凹陷西部二叠系上乌尔禾组亿吨规模储量逐步落实
作者:张兆耕 王 蕾   时间:2017-10-17   来源:永利日报

期盼曙光的勘探人对未来满怀憧憬。

2017年,为了验证在玛湖凹陷西部与中拐凸起东斜坡上乌尔禾组地层的大面积成藏模式,勘探开发研究院勘探人员采取新井部署与老井复试相结合,甩开勘探与精细勘探相结合的方式,整体部署、快速推进该地区勘探工作。

截至目前,区域上乌尔禾组共有18井19层新获工业油流。其中,老井复试6井均获工业油气流,成效显著。继玛湖凹陷百口泉组油藏之后,又一大油区(2600平方公里)轮廓已具雏形,展现出3亿吨级勘探大场面。

大面积成藏模式

逐步得到证实

搞石油勘探的人都知道这样一句话:油藏就在地质家的脑海里。研究院勘探人员的认识是:地下有油不可少,思想有油更重要。

上乌尔禾组发育在玛湖凹陷的西侧,为大型地层尖灭背景,目前上乌尔禾组已累计探明石油储量6083万吨,有剩余出油点21井27层,但多为油水同出,制约了勘探工作的有效展开。

在揭开上乌尔禾组大油区神秘面纱之前,研究院勘探人员做出了一个大胆设想:这里有没有可能是一个地层背景下大面积整体含油区?

紧接着,研究院勘探人员又提出了3个问题——

1、是否具备大面积成藏地质条件?

2、是何种类型的油藏?控制要素是什么?

3、大面积油水同出,原因是什么?能否有效动员?

在这一大胆设想以及由此提出的3个问题的推动下,勘探开发研究院勘探人员重新解剖中拐凸起及其东斜坡上乌尔禾组已开发油藏,并在这一地区构建新的大面积成藏模式。

在构建新的大面积成藏模式科研攻坚战中,通过对玛湖凹陷生油模式的研究与重新认识,勘探人员突破扇体沿盆缘和断裂带分布的传统认识,建立了凹陷区大型退覆式浅水扇三角洲砾岩沉积模式,开辟了凹陷区前缘相勘探新领域,指导了勘探领域由盆缘地区拓展到坳陷内,从中浅层到中深层,新增勘探面积4300平方公里。

按照上述新的大面积沉积成藏模式,勘探人员对这一地区已知油藏重新再认识,结果令人惊喜,勘探人员认为,中拐凸起及其东斜坡上乌尔禾组地层具备大面积成藏三大有利条件——

有利条件一,整体为一大型地层圈闭且地层平缓,位于两大区域不整合面之间,具备大面积成藏最基本的地质条件;

有利条件二,通过精细古地貌刻画,识别出中拐扇、永利扇、白碱滩扇及达巴松扇四个P3w扇群,砂砾岩储层厚度大,分布广且叠置连片,为规模成藏奠定了储层的基础。

有利条件三,两期区域性湖泛泥岩与乌一、乌二段后层砂砾岩构成良好的储盖组合。

在此基础上,勘探人员构建了在这一地区上乌尔禾组大面积分布着不受构造控制的低饱和岩性油藏群新模式。

2017年,以大面积岩性油藏群模式为指导,精细勘探与甩开预探相结合,新老井结合整体推进,整体部署探井16口,完钻13井,试油16井,均获工业油气流,大面积成藏模式逐步得到证实。

另外,研究院科研人员研究分析后,认为该区域油水同出控制因素为:

一是厚层砂砾岩纵向非均质性强,且其内部存在夹隔层和低渗透层,导致高、低饱和油层间互发育,油水分异差整体饱和度低。例如,该地区今年获突破的金龙31井,纵向16米分为12个旋回;

二是低孔低渗、微细孔喉发育,排驱压力大是造成砂砾岩含油饱和度低的主要原因。

三是沉积序列多,低渗透饱和油层与高渗筛积水层呈互层结构,导致该区大面积油水同出,甚至,我们可爱的科研人员大胆提出该区油藏目前正在调整过程中,因为他们在乌一段底部最粗粒径的储层中看到水洗稠油或沥青。

整体部署整体推进

规模储量逐步得到落实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勘探开发研究院科研人员采取精细勘探与甩开预探相结合的方式,与勘探事业部紧密结合,共同研究,共同部署,整体部署探井29口。2017年新获工业油流21井23层,具体为——

一是拓展中拐扇,新老井结合开展整体老井复查,优选潜力老井恢复试油,以落实储量为目的,优选16口老井恢复试油,其中,已试9井10层均获工业油气流;在低控制区部署少量新井,今年相继在玛湖8、克83和金龙23井区新获工业油气流7井8层,预计可落实控制储量1.27亿吨;

二是探索永利扇、白碱滩扇,甩开部署的探井中有5井获工业油流,3井新获工业油流,其中2井获高产油流,预计可落实预测储量1.1亿吨。

老井复试及新井钻探全面成功,不仅验证了中拐凸起及其东斜坡上乌尔禾组地层的大面积成藏模式,同时也证实中拐凸起及其东斜坡上乌尔禾组地层存在有高产富集带。目前,这一区域2600平方公里的大油区轮廓已初步展现,并初步确定了12个储量区块,3亿吨规模储量及油藏类型正逐步得到落实。

今年上半年以来,中拐凸起及其东斜坡地区的玛湖8井在低阻段获高产工业油流,以前解释干层的克81井恢复试油后获工业油流,构造低部位的玛湖5井试油后获工业油流,新部署的金龙42井、46井油气显示较好且油气显示活跃,测井解释油层厚度大等等,都不断证实了中拐地区二叠系上乌尔禾组分布有坡折带之下的规模油气藏和超覆带古沟槽控制的高效岩性油气藏群两种类型的油藏,且含油面积内油层分布稳定、油藏间连片,纵向上发育有多套油层。

而且,坡上超覆带为埋藏浅、储层薄、物性好的高效油藏,坡下斜坡区为储层厚、分布广的规模油藏。而坡上超覆带古凸之上沟槽区乌二、乌三段发育物性较好薄砂层,直井产量高,不含水,下一步,需要进一步预测优质储层发育区,同时开展适应性储层增产技术攻关,从而提高单井产量。

不同区域不同开发策略

多种开发方式助有效动用

勘探开发研究院勘探人员研究发现,截至目前,邻近中拐凸起及其东斜坡上乌尔禾组这一大油区的已探明油藏虽然大多表现为油水同出的特征,但直井长期开发效果较好。

比如:邻近大油区的五3东井区,基本上采用直井方式开发,从1999年开发至2014年4月,累产油92.1万吨,虽然油水同出,但存在高产富集带,含水低,且累产高,超过3万吨;另外,部分油井虽初期含水高,但产油量和油水比长期稳定,累积产油量均过万吨。开发证实,油水同出井可长期稳产,且累积产量高。

而且,研究人员发现,该区域砾岩储层具有典型的复模态孔隙结构特征,相比砂岩,油藏开发初期虽含水上升快。但后期含水上升缓慢,绝大多数可采储量可在中高含水期采出,无水采油期明显低于砂岩油藏。

此外,邻区的金龙2井区等油藏采用水平井开发成效较好,压力稳且短期累产更高。

同时,油藏评价战线创新思路,准备借鉴邻区金龙2井区水平井体积压裂开发理念,计划于近期对中拐地区克79井—克82井上乌尔禾组油藏采用水平井立体开发模式部署评价井,预计建产30万吨。

根据上述情况,勘探开发研究院勘探人员确定下一步围绕金龙42井系统取心,针对性开展系统实验联测,建立砂砾岩“五性关系”,并通过开展“五性”关系研究,建立砂砾岩“铁柱子”,进一步深化油藏认识,积极探索中拐凸起及其东斜坡上乌尔禾组大油区的经济有效开发动用方式。

我们相信,不久的将来,勘探开发一体化一定能在中拐凸起及其东斜坡上乌尔禾组大油区交出一份满意答卷。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