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首页 油城纵深

那时的人有使不完的劲

作者:张晶   时间:2017-11-07   来源:永利日报

上世纪90年代,井场工人正在实施井口堵漏抢险维修。

高永光 口述

我在井下大修一线工作了23年,钻工、钳工、架工、副司钻、司钻……井队上的工作我都干过。

但不管在什么岗位上,我就是一门心思搞生产,坚持“事不过夜”的工作作风一直没有变。

??一门心思搞上产

当年,我们都被称为“老黄羊”,因为我们总是在戈壁滩上跑,哪里需要哪里去。

上世纪70年代,油田要上产,从100万吨向180万吨迈进。

那时,我从事着大修工作兼干前钻工作。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为了上产,在永利的32、33、34区,不超过300米的小井眼钻井,都必须实现“当天开钻、当天完钻、当天固井”。

这对我们当时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以往,这些工作至少需要三四天的时间才能完成。

但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时间是靠挤出来的。那个年代,石油工人真的是一心一意干石油,绝对没有半点私心。我们整天都在干活,只有吃饭的间隙,才能稍微喘口气。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时,一口井固井需要十几吨水泥,一个井队二十多人要在十几分钟的时间里把十几吨水泥倒入装置里搅拌,完成固井。

为了抢时间,大家伙都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一带水泥有50公斤,快接近一个成年人的重量。而我们都是一次背两袋,有时还要背三袋水泥。扛着比自己重量沉一倍的水泥,大家总感觉有使不完的劲,每天这样干好像也不觉得累。水泥倒入搅拌装置扬起漫天灰尘,井口旁只见灰,不见人,每天大家戴的口罩都是黑乎乎的。

我们那时的人们很单纯,除了工作,没有杂念。社会上也没有什么诱惑。大家就白天上班,晚上开会,吃住在一起,一门心思搞上产,积极响应企业号召:“进尺要日上千,月上万,一年要干15万”。

倒头就能睡着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是大家的行动指南。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几乎没有大修的自动化设备,连机械化设备都非常少。油管、钻杆都是靠人拉肩扛。

一根钢管有多重?我们大概计算过,一根立杆18米长,一米就有十几公斤重。我们需要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配合游动滑车甩钻杆。钻杆夏天热得烫手,冬天冻得扎手。时常,钻杆接触地面后产生后坐力把我们的肩膀皮都磨烂了,可大家还是咬着牙继续干。干上一天活儿,大家伙两条胳膊都抬不起来,回到宿舍来不及洗脸,倒头就能睡着。

虽说工作很累,可大伙干得都挺认真。我们都是穷苦人家出生,能有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和家人,谁会不珍惜呢?再说,累一点算什么,总比饿肚子强吧。

那时候,冬季施工也没有什么奖金、补贴,大家干活全凭一腔热情。记得我们队维吾尔族的青年员工因为牙疼,连续几天都睡不着,结果他干脆穿衣起床,拿起工具直奔井架。第二天早上我们去上班时,才发现他已经把井架底座螺丝全部紧好了。

我们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一本正经地捂着腮帮子说:“哎呀,太奇怪了,我夜里牙疼得厉害,一干活,牙就不疼了。我想那就干活吧。”

他的话音刚落引来大家一阵哄堂大笑。

就是这样,在大家共同努力下,我们工作的每口井几乎都实现了“当天开钻、当天完钻、当天固井”。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