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首页 油城纵深

为报党恩,不后悔!

——尔肯·早尔丁父子舍己救人背后的故事
作者:常钰君 刘 秦   时间:2018-08-27   来源:永利日报

(由市公安局提供) 尔肯·早尔丁(右)和儿子买买提依明·艾散。

自从在九龙潭救了人,尔肯·早尔丁父子就出了名。

这几天,尔肯·早尔丁的电话响个不停——

有媒体采访来电,有亲戚朋友的问候,有相关部门核实情况,还有落水者家属来电表达感激……

回想起那天救人的情形,尔肯·早尔丁还会后怕,但不后悔!

尔肯父子舍己救人

8月20日,儿子买买提依明·艾散一家三口从喀什伽师县来永利看望尔肯·早尔丁夫妇。

当天傍晚,尔肯·早尔丁带着妻子、女儿、儿子一家来到九龙潭游玩。

“看,是一个人!”尔肯·早尔丁的妻子美丽克木突然大喊。

顺着美丽克木手指的方向,尔肯·早尔丁看到一个人由出水口随龙口瀑布落下,一下子沉到水中不见了。

不好,有人落水了!正在龙口北侧八角亭内看风景的尔肯·早尔丁立刻从台阶往下跑,买买提依明·艾散放下手中抱着的两岁儿子,也跟着父亲冲了下去,一家人紧随其后……

跑到下面的河道边,尔肯·早尔丁看到落水者从水中浮了上来,胳膊颤了一下。

“人还活着!”尔肯·早尔丁看到后大喊。

落水者在河道内被湍急的河水一会儿冲到岸边,一会儿又沉下去。尔肯·早尔丁和买买提依明·艾散几次尝试在落水者被冲到岸边时抓住她,但都因水流太急失败了。

“扑通”“扑通”两声,买买提依明·艾散和尔肯·早尔丁先后跳入水中。

几番努力,买买提依明·艾散终于抓住了落水者的裤腿,父子俩用尽全力将落水者拽到身边,两人合力托住落水者,一直游到九龙潭景区纪念碑的台阶处,并在游人的帮助下,把人拽上了岸。

此时,便民警务站民警、胜利路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先后赶到。

被救上来的是一名汉族中年妇女,她的脸已被水泡得发白,肚子鼓得很大。

尔肯·早尔丁见状立刻对她实施心肺复苏、人工呼吸,买买提依明·艾散则在一旁掐人中、不停地呼唤落水者。现场民警拨通了医护人员的电话,并按照医护人员的指导帮助施救。

十余分钟后,落水者慢慢有了呼吸。

人得救了!看着落水者被抬上救护车,尔肯·早尔丁一家喜极而泣,相拥在一起。

尔肯的第二次生命

救护车走远了,放松下来的尔肯·早尔丁这才感觉到胸口阵阵发闷,浑身无力地坐在了地上。

其实,尔肯·早尔丁刚刚大病初愈,不久前才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他,更明白“活着的珍贵”。

尔肯·早尔丁在白碱滩采丰公司修井车队工作。今年年初,尔肯·早尔丁常常腹痛腹泻,医生诊断他患了一种原因不明的肠道疾病,叫做克罗恩病。

从年初到4月初,尔肯·早尔丁先后住了两次医院,但病情都不见好转,反而愈发严重,尔肯·早尔丁渐渐下不了床,一米八几的个子,体重锐减到了40公斤,吃不下东西,也睡不着觉。

今年年初,尔肯·早尔丁和在高新区(白碱滩区)政府工作的胡炜结成了亲戚,入住期间,胡炜也发现尔肯·早尔丁的身体每况愈下。

胡炜劝尔肯·早尔丁住院治疗,但他没信心,不愿再住院。胡炜每天去尔肯·早尔丁家做思想工作,对他说,家里还需要他照顾,单位也等着他返回工作岗位,就这么放弃自己,对得起谁呢?

好不容易劝住了尔肯·早尔丁,市中心医院却没有床位让他入院治疗,尔肯·早尔丁又灰心了……

今年5月的一天,一次家庭会议在高新区(白碱滩区)政府会议室召开——

胡炜、美丽克木以及高新区(白碱滩区)人社局、卫生局、卫计委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坐在一起,为尔肯·早尔丁入院想办法。

5月中旬,在各方努力协调下,尔肯·早尔丁住进了市中心医院消化科病房。

经过会诊,尔肯·早尔丁的真正病因终于被找到:他患的是结核病,结核病菌又诱发了肠道疾病。

二十多天后,病愈出院的尔肯·早尔丁,体重增长了十公斤。

8月21日,尔肯·早尔丁接到了落水者儿子的电话,对方表示,要亲自来找尔肯·早尔丁父子,当面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

对于跳到水中救人这事儿,尔肯·早尔丁说:“当时什么也没有想,就是出于本能,但事后想想还是很后怕,如果出现意外,说不定我和儿子的命也一起没了……”

尔肯·早尔丁后怕却不后悔:“是党和政府给我了第二次生命,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

常做“傻事”报党恩

救护车开走的那一刻,尔肯·早尔丁一家喜极而泣,姐姐米日班古丽·艾散紧紧抱住了弟弟买买提依明·艾散——

她既为救人成功而高兴,也是为弟弟的平安而庆幸。

买买提依明·艾散跳入水中的那一刻,米日班古丽·艾散的心揪紧了:弟弟太傻了,他从小怕水,根本不会游泳!

从小到大,在米日班古丽·艾散眼里,弟弟办的“傻事”挺多——

在乌鲁木齐上大学的时候,好几次救助晕倒的路人;给一位素不相识的大妈当儿子,每逢周末去照顾老人;上班后的第一年,在巴楚县当老师,常常自掏腰包资助身边的贫困孩子……

对于这些,米日班古丽·艾散从来不埋怨弟弟傻,她总是在背后默默支持着弟弟。

“我爷爷当过兵,他在世时常常对我们说,是共产党让老百姓过上了好日子,我们要报答党的恩情。”米日班古丽·艾散说,“弟弟靠政府的助学金读完了大学,没有党的好政策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今年年初,父亲病重,年迈的母亲一人无力支撑这个家,而在喀什伽师县人社局工作的买买提依明·艾散是驻伽师县克孜勒苏乡阿克艾日克驻村工作队成员,一干就是3年。

米日班古丽·艾散明白驻村工作的意义,为了让弟弟安心工作,今年年初,原本在喀什伽师县米夏乡政府工作的米日班古丽·艾散辞了职来克照顾父母。

年初,胡炜帮米日班古丽·艾散在某物业公司找到了一份保安工作。

既能照顾父母,又有了新工作,米日班古丽·艾散内心充满感激。

时光倒流到8月20日前。

买买提依明·艾散从工作队长手里拿到审批后的假条,悄悄抹了把眼泪。

这假批得不容易,买买提依明·艾散知道,他休假来永利,就得有其他同志顶上。父亲生病,队长是顶着很大压力给他批的假。

8月24日,假未休完,尔肯·早尔丁夫妇就送买买提依明·艾散一家三口上了火车。

临别时,美丽克木在一旁抹眼泪,尔肯·早尔丁则用力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孩子,回去好好工作,党的恩情报不完!”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